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首页」

x

扫描关注“远东医视界“订阅号

宏信独家
新型冠状病毒来袭,一线防疫人员如何提高心理免疫力

自一月中下旬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爆发,诸多一线防疫人员放弃假期,全力投入抗“疫”战斗。不论是战斗在最前线的医护人员、严守各交通要道的警务人员、还是驻扎在街道和社区的基层公务人员,每一位都默默地履行职责,为民众的健康保驾护航。在各类新闻资讯中,人们不仅关注疫情的发展态势,同时,也为每一位辛劳的一线防疫人员点赞。


随着疫情的不断变化,人们的关注点也随之改变。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到一线防疫人员的心理调适问题。此次疫情具有这样的特点:不可预期性和对生命威胁性,这导致它符合危机还有创伤的部分属性。所有重大公共卫生事件当中始终伴有两个疫区,一个是在社会上,一个是在心理上。
 

国家卫生健康委、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财政部也于2020年2月10日出台《关于改善医务人员工作条件,切实关心医务人员身心健康的若干措施》文件,旨在改善一线医务人员的工作条件,切实关心医务人员身心健康。然而,防疫一线医护人员虽然经过系统科学的教育和培训,但面对患者时,还是有可能会感觉到很大的恐惧感、无力感、无助感;其他行业的一线工作人员,包括武警、公安、交警、社区街道等,他们也是跟病毒最近距离肉搏的一支队伍,也同样面临如此境况。
 

一、主要心理应激表现

作为施助者,医护人员和防疫人员会感觉到对人们的安全和照料负有责任。施助者压力的一个主要来源是每日的工作压力,尤其在疫情发生的期间。长时间的工作,沉重的责任,缺少清楚的工作说明,不充足的沟通或管理,不安全的工作区域等工作相关的压力都会影响施助者。他们可能会目击甚至直接经历可怕的事情,比如受感染或死亡。他们会听到其他人的痛苦经历和不幸遭遇。所有这些体验都会影响他们以及同他们一起工作的人。   

借鉴SARS后对一线医护人员心理应激反应的干预及目前媒体采访的一些情况来看,一线医护人员主要的心理应激表现为恐惧、焦虑和抑郁,有时这三者之间互为因果,同时存在[1]:
 

1. 恐惧:主要表现为过分和不合理的惧怕
因防疫物资的短缺,医务人员在一线不吃不喝连续作业,有的甚至为了节省防护服要带成人纸尿裤。这种状况又造成了在隔离区的闷热和呼吸困难,还因人力不足连续高负荷作业,最后发生晕倒等现象。

2. 焦虑:主要表现为提心吊胆和紧张不安
一线医护人员和防疫人员也是血肉之躯,在疫情面前他们挺身而上,但作为个体的应激反应,有些医护人员和防疫人员也会担心自己被感染了病毒,担心对家人有影响,有时伴有胸闷、心慌等躯体症状;表现则为不停地测量体温,无法安静下来。

3. 抑郁:主要表现为情绪低落,饮食和睡眠出现问题
身在一线,有可能亲眼目睹受感者的死亡,看到同事发生暴露;有些医护人员甚至会受到社会上的某些不理解和排斥,这些现象都会影响到一线人员正常的家庭生活,而表现则为情绪低落,甚至严重影响到饮食和睡眠。

二、干预措施

抗击疫情是一场战争,目前已经到了最艰难的时刻。虽然医护人员和防疫人员背负着巨大的压力,但仍然冲锋在前线,全力的救助患者。为了能够更好地调节他们的心理,使他们更高效地投入到患者的救治中去,可通过以下措施为医护人员的心理健康护航[2]:

1. 合理排班
计划在前,让每个人对自己的工作有充分的心理预期,避免临时的工作安排。

2. 适当休息
保证充分的睡眠,均衡饮食,学会自我调节。例如:多运动、深呼吸、抱一抱可以慰藉的物体,玩一些不费脑的小游戏,洗热水澡,找出可以转移注意力或可以让自己愉悦的事来做。医院应该为不返家的医护人员提供舒适的、自我隔离的休息区和睡眠区。

3. 少刷手机和新闻
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我们可以从多种途径了解信息。过度的关注会徒增焦虑、恐慌情绪、影响心情。日常生活中,学会“放一放”,可以每天定时查看手机新闻,而不是每分每秒都在“刷屏”。

4. 家人的慰藉
保持与家人的联系,从家人的支持中获得温暖和力量。

5. 允许自己示弱
当感觉到无法承受压力时,请及时与负责领导沟通,根据自己的能力去做事情。也要允许自己悲伤、难过、感动时的哭泣。不要自我贬低,不要对自我价值产生怀疑,始终保持对生活的希望。

6. 接受不完美和失败
医学不是万能的,患者的治疗和预后有时候不是医生来决定的,还有很多其他因素夹在其中。尽力去救治,但不要在失败后产生无力感和挫败感,无限制地打压责备自己。

7. 放松训练
空余时间进行适当的肌肉放松训练,或者进行深呼吸训练、冥想、正念等。

8. 同伴支持
按照自愿原则,可以在空隙时间进行同伴支持,即有共同经历的医护人员坐在一起,相互交谈,倾吐心声,宣泄情绪,最好有一个领导者。

9. 心理辅导
如出现无法入睡,情绪低落、焦虑、心慌等,持续两周不能缓解,影响工作,可开展一对一的心理辅导和团体辅导。

 
三、常用的心理测量法

心理测量法是对个体的心理现象或行为进行量化测定,是心理评估常用的标准化手段之一,其结果较客观、科学。一线医护人员和防疫战线的辅助人员可选择合适的自评量表进行自我评估,以下介绍几个使用的自评量表。

世界卫生组织(WHO)心理健康自评问卷(SRQ-20)

心理健康自评问卷(SRQ-20)是世界卫生组织(WHO)发布的简易快速筛查工具,已被翻译为十多种语言在全球范围内使用,该问卷被《灾难心理危机干预培训手册》收录,作为评估受灾群众心理健康状况的专业工具。问卷共20题,“是”计1分,“否”计0分,总分超过7分表明存在情感痛苦,建议寻求专业帮助。

指导语:以下问题与某些痛苦和问题有关,在过去30天内可能困扰您。如果您觉得问题适合您的情况,并在过去30天内存在,请回答“是”。另一方面,如果问题不适合您的情况或在过去30天内不存在,请回答“否”。在回答问卷时不要与任何人讨论,如您不确定该如何回答问题,请尽量给出您认为最恰当的回答。
 

焦虑自评量表(SAS)

焦虑自评量表(SAS)目前广泛应用于个体焦虑情绪的评定和粗筛,共20个项目,分为4级评分。SAS总粗分(20项合计)正常上限为41分,分值越低则状态越好。总粗分*1.25=标准分,其≥50分表示有焦虑状态。

注意:焦虑症状≠焦虑症

指导语:下面有20条文字,请仔细阅读每一条,充分理解其意思。然后,根据您最近一个星期的实际感觉,在适当的方格里打√。每一条文字后有4个方格,分别表示:没有或很少时间,小部分时间,相当多时间,绝大部分或全部时间。
 
 

 


 

创伤后应激障碍自评量表(PCL-C)

创伤后应激障碍自评量表(PCL-C)是专为评价普通人在平时生活中遭遇创伤后的体验而设计的,由17个项组成,可分为4个因素,分别为:警觉增高反应、回避反应、创伤经历反复重现反应、社会功能缺失反应。

评分标准:累计各项的总分(17-85分),分数越高,代表创伤后应激障碍发生的可能性越大。

①17-37分:无明显创伤后应激障碍症状
②38-49分:有一定程度的创伤后应激障碍症状
③50-85分:有较明显的创伤后应激障碍症状,可能被诊断为创伤后应激障碍
(结果非诊断性,仅供参考)

指导语:下表中的问题和症状表示人们通常对一些紧张生活经历的反应。请仔细阅读每一条,充分理解其意思,然后,根据自己在过去1个月被问题和抱怨打扰的程度打分,分数有5个等级:1,“一点也不”;2,“有一点”;3,“中度的”;4,“相当程度的”;5,“极度的”。
 

 
一线防疫人员正竭尽全力以各种方式,帮助患者和民众渡过难关。如上图所示,武汉方舱医院的医护人员正通过带领着新冠肺炎轻症患者跳广场舞的方式,帮助患者缓解恐慌情绪,找回笑容,建立积极乐观的心态。宏信医管再次提醒加强对于一线防疫人员心理健康的关注,及时发现隐患,适当地进行疏导和调整。爱,能战胜一切!让我们一起努力,早日战胜病魔!

参考资料:
1.黄劲松. SARS一线医护人员心理应激反应的干预体会.《医学研究杂志》,2006年.02期
2.陆林.王高华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全民心理健康实例手册.北京:北京大学医学出版社, 2020.


上海宏信医院管理有限公司 杨立超
 

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首页」